绑架伤害 当前位置:首页 >> 绑架伤害

万江男复合不成烧伤女友两弟跟踪:暴力男友频施暴

来源:东莞律师 发布时间:2018-01-06 浏览次数:812

      5月16日,早晨8时许。阴沉沉的天空,让焦躁不安的符传骄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  他决定报复自己的女友刘婷。

  这个想法在他的脑海里盘旋了一整夜。

  绝望的符传骄给刘婷打了四个电话,希望她回心转意。但每一次,得到的都是刘婷坚定的拒绝。

  天黑以后,愤怒的符传骄出现在出租房,将汽油泼到刘婷的两个弟弟身上,并迅速点燃汽油……

  事发前一天向工厂请假

  出事前一天,也就是5月15日下午,符传骄就向工厂请了假。黄先生惋惜地说,“真没想到他会做傻事!”

  5月20日下午3时,市人民医院B座10楼烧伤整形科,值班护士正在忙碌。

  符传骄躺在烧伤整形科隔离区的病床上。

  护士说,还没到探视时间,不能探望病人,就算探望,也只能隔着窗户看一下。“他的情绪有些激动,还不便与人交流。”

  下午4时是医院规定的探望时间,符传骄的表哥梁先生等人来到医院。

  “我表弟也是受害者,他太冲动了,太傻了。”梁先生说。

  2009年,符传骄来到万江天嘉模具厂上班,表哥梁先生和堂哥符先生也在该工厂上班。

  兄弟三人无话不说,平时走得比较近。

  万江天嘉模具厂主任助理黄先生说,符传骄是个很懂礼貌的人,“每次见到我,都会主动跟我打招呼。”

  出事前一天,也就是5月15日下午,符传骄就向工厂请了假。黄先生惋惜地说,“真没想到他会做傻事!”

  发现女友“出轨”很伤心

  打开刘婷QQ空间里的相册时,符传骄傻了眼:刘婷QQ空间里的相册加了锁,相册里,有张刘婷和另外一名男子接吻的亲密照。

  “那天(5月15日)早上,表弟休息,下午他请假,找人帮忙找寻女友的QQ号。”梁先生说,“那天晚上快12点时,他在我宿舍楼下叫我,当时他心情很不好,叫我去喝酒。”

  原来,几天前,刘婷的QQ号不知道怎么给弄丢了。符传骄很热情,找了个熟悉网络的人,把刘婷的QQ密码给找了回来。

  “两人关系很好,从未听说闹过分手。”梁先生说。

  打开刘婷QQ空间里的相册时,符传骄傻了眼:刘婷QQ空间里的相册加了锁,相册里,有张刘婷和另外一名男子接吻的亲密照。

  刘婷后来对记者说:“那些照片是我专门找人配合的,主要是为了跟他分手。”

  符传骄为了弄清事情真相,专门找到刘婷的一个好姐妹聊了很久,但却未能得到他想要的“真相”。

  “表弟说他女友‘劈腿’,很生气,说那个女的第二天要来和他说清楚。”梁先生说,当时他们喝了很多酒,他一直劝表弟想开点,“我让他不要做傻事,他也答应了。”

  16日凌晨2时许,梁先生与符传骄分手后,回到各自的家。

  符传骄租住的小屋,在万江蟹地市场附近,离刘婷母亲租住的房子很近,走路大约只需几分钟。“以前他和女友就住在那里。”梁先生说。

  四次通话威胁后,终于下手

  刘婷说,“他在电话中最后一次问道,‘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到底过不过万江来?不来的话,就不要怪我,我要拿你弟弟开刀了’。”

  今年3月份,刘婷离开万江,来到东城一家电子厂上夜班。

  16日早晨8时许,万江蟹地市场熙熙攘攘一片喧闹。在出租屋辗转反侧、一夜未眠的符传骄,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。女友刘婷快下夜班了,他想约刘婷当面谈谈。

  此时,东城,刚下夜班的刘婷回到宿舍,简单洗漱后准备睡觉时,她收到符传骄的几条短信。“他要挟我回万江,我懒得回复。”

  8时30分许,符传骄给刘婷打了第一个电话。质问刘婷,“你要不要过万江来?”当被刘婷否定后,符传骄依然固执,“你为什么不过来?你告诉我,你确定吗?”

  上了整晚的班,刘婷实在有些疲惫了,按惯例告诉他,“上夜班真的很累了,想休息。”符传骄并未罢休,说了一句“那等你休息好后再说”,便匆匆挂了电话。

  对符传骄的威胁,刘婷说她已习以为常,“他经常这样威胁我,已经习惯了。”她也没往心上放,倒头便沉沉睡去,她希望睡醒以后,再也不会接到符传骄的电话。

  另一边,符传骄打开出租屋里的电脑,继续翻看那个再也熟悉不过的刘婷的QQ空间。那里有他和刘婷最甜蜜的瞬间,那里有他愤怒的“源泉”。

  上午10时,刘婷的电话再次响起。符传骄再一次在电话中质问刘婷,“你确定不来万江吗?如果你真的不过来,就不要后悔。”但当刘婷试图了解为什么会后悔时,符传骄却说:“你到时候就知道了。”说完就挂掉电话。

  对于符传骄的纠缠,刘婷不愿多想。“如果当时我答应和他见面谈一下,也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。”

  下午5时,刘婷的电话再次响起,还是符传骄打来的,他在电话中重复之前的内容,“你到底要不要来万江,和我一起上班、生活?”

  刘婷再次无情地拒绝。她以为这样,就可以尽快摆脱符传骄的纠缠。

  “在电话里,我已经把话说得非常清楚了,我告诉他,我在现在的厂里生活得非常好,与同事关系处理融洽,生活上也很开心,我不会去万江了,希望他好自为之。”刘婷说。

  晚上7时,符传骄给刘婷打了最后一个电话。

  刘婷说,“他在电话中最后一次问道,‘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你到底过不过万江来?不来的话,就不要怪我,我要拿你弟弟开刀了’。”

  刘婷依然没把符传骄的威胁当回事。她并不知道,她失去了最后一次制止符传骄犯罪的机会。

  挂掉电话后,符传骄离开自己的出租屋。屋里的电脑也没关,电脑的桌面上,显示的依然是刘婷的QQ空间。

  现在,刘婷的内心充满悔恨和苦楚。“因为之前他多次说过威胁的话,我一遍一遍地听,也累了,就不以为然,没想到他这次来真的,而且手段这么残忍。如果我能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,采取一些积极手段,或许悲剧就不会发生了。”刘婷说。

  半小时后,刘婷接到了母亲吴妃珠通知其“弟弟出事了”的电话。

  现场 

  墙壁被烟火熏黑 

  来自广西的陈雄,就是吴妃珠口中众多好心邻居中的一个。据他介绍,5月16日晚7时30分许,他刚吃完晚饭,准备出去走走时,听到“砰”的一声巨响。“起初还以为是楼上往下面扔东西,出来一看,浓烟滚滚,火光冲天。”

  发现苗头不对后,陈雄赶紧来到事发房间外, 他先试图打开吴妃珠家的门,但门已被反锁。他来不及多想,一脚将门踹开。

  门开后,陈雄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:“房间内一片火海,两个男孩衣服被烧光了,赤裸着身子大喊大叫,而纵火的那个人就站在门边,他身上也着火了,面积要小些,他叫我们赶紧拿刀,将他身上着火的衣物割掉。”陈雄说。

  陈雄立马返回自家房间拎了一桶水过来,浇向着火房间。之后,邻居和房东赶来,大家纷纷拿起水桶和灭火器帮忙灭火。一会儿工夫,大火就被控制住了。

  事后,陈雄和多位邻居均表示,他们不曾见过纵火者符传骄,也没有留意他什么时候进的出租楼。

  至于符传骄为何纵火后不及时逃跑,陈雄分析,他肯定还是想逃跑的,只是吴妃珠家的门有点特别,从内锁上后,需要一定技巧才能打开,而汽油燃烧后非常快,他肯定慌了神,最终被火烧着。

  对于刘婷的两个弟弟,邻居们纷纷感到惋惜,“非常好的孩子,既帅气又懂事,妈妈做生意时,他们自觉待在家里,也不乱跑,很让大人省心,现在烧成这样,真是怪可怜的。”

  救援 

  邻居踹门救出三个火人 

  刘婷的两个弟弟和母亲吴妃珠租住在万江蟹地街11巷10号一楼的一间出租屋内。据吴妃珠介绍,她独自在共联市场租档口卖鱼,每天早出晚归,两个儿子放学后,基本都在家里待着,直至她下班归来。

  昨日下午,记者来到出事地点。万江警方还在调查,门外拉起了警戒线。

  事发房间在底层,阴暗逼仄,无法辨清室内具体情况。记者后来通过手电光亮,得以看清室内被烧的具体惨状。

  室内散落着大量被烧焦的衣物和尚未烧尽的木头,墙壁上被烟火熏黑的痕迹非常明显,整个房间一片狼藉。

  刘婷的母亲吴妃珠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事发时,她刚下班,正在回家路上;到家后,她被眼前的惨景惊呆了。事后她感叹,“如果不是好心的邻居和房东一起帮忙,及时扑灭大火,恐怕后果比现在更惨。

 

东莞律师,东莞刑事律师,东莞律师网 东莞律师,东莞刑事律师,东莞律师网 钟华军律师,广东鹏日律师事务所主任,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八届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、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八届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委员 、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八届维护律师执业合法权益工作委员会委员 、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十届未成年人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、广东省律师协会第十一届职务犯罪辩护委员会委员、东莞市律师协会第四届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 、东莞市律师协会第五届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 、东莞市律师协会第五届青年律师工作委员会委员、东莞市律师协会第六届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、东莞市律师协会第六届公益法律服务工作委员会委员、东莞市总工会法律顾问、东莞市普法讲师团成员、东莞市律师协会律师调解中心调解员、东莞市律师协会青年律师公益服务团成员
【业务范围】 ▲ 担任公民,法人和其它组织的常年或专项法律顾问;
▲ 代理各类民事,经济纠纷调解、仲裁或诉;办理律师见证;
▲ 代理工伤,劳动纠纷,交通事故,婚姻,医疗纠纷等法律事务;
▲ 为犯罪嫌疑人申请取保候审,为刑事被告人辩护;
▲ 接受自诉案件自诉人委托,担任代理人,参加诉讼;
▲ 代理各类诉讼案件的申诉;提供法律咨询,代写诉讼文书;
▲ 代理催收贷款,代理各类房地产事务等非诉讼法律事务。